警察科学 : 时事通讯
2018 | 2017 | 2016 | 2015 |
213, 十二月 2017 | 212 | 211 | 210 | 209 | 208 | 207 | 206 | 205 | 204 | 203
警察科学 : 时事通讯 213, 十二月 2017
 
An innovative cooperation product by TC TeamConsult, Geneva/Zurich - CH and Freiburg, D www.tc-teamconsult.com and the chair for criminology at Ruhr-Universität Bochum (Prof. Dr. Thomas Feltes), http://www.kriminologie.ruhr-uni-bochum.de/ as well as master's programs Kriminologie und Polizeiwissenschaft and Criminal Justice, Governance and Police Science at Ruhr-Universität Bochum.
 

1.    对媒体不信任以及对民主的影响
2.    原东德地区的社会生活
3.    欧洲走私犯罪的宏观趋势
4.    庇护所的暴力和警察行动
5.    人工智能与犯罪情报? 从预测性警务到AI的前景
6.    脸部分析:种族,身体状况和处罚
7.    德国监狱中的在押犯分布不均
8.    侵害儿童福利的风险在增加
9.    诈骗犯罪人的人生发展历程
10.    不同社会经济背景下的个人犯罪分布的时间变化
11.    《论逃亡的风险判断》的博士论文获得德国青年犯罪学家奖
12.    对青少年进行刑事制裁的风险评估
13.    中国城市邻里社会控制与犯罪认知
14.    刑事侦查的战略
15.    美国大学校园隐藏携带枪支的研究
16.    美国警方过失杀人的报道


1.    对媒体不信任以及对民主的影响
奥托·布伦纳基金会(Otto Brenner Foundation)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证实了社会两极分化的趋势。根据该报告,原东德地区和替代性政党(AfD)的选民最不相信媒体。虽然民众对媒体的信赖度依然很高,但同时不信任的比例却大幅上升。 媒体的信誉与对民主制度的信任是密切相关的:只有18%的不信任媒体的民众对民主制度和状况表达了满意。对媒体和民主的信赖度低于民众对司法机关和警方的信赖度。参见: http://www.polizei-newsletter.de/links.php?L_ID=472

2.    原东德地区的社会生活
 “文摘”(Blättern)中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原东德地区的德国人不满情绪依然较高,目前在该地区民众选举中,右翼势力的政党获得了相当大一部分民众的支持。究其原因,可能存在以下三个方面的因素: 1989年前后,民众心态上的期望与现实之间巨大反差,具体的地区政治文化和代际之间的偏见。参见: http://www.polizei-newsletter.de/links.php?L_ID=473
 
3.    欧洲走私犯罪的宏观趋势
本文对走私犯罪的特征和分布进行了分析。 研究显示,这些走私犯罪的市场有能力在很短的时间内大幅扩张。 本文最后讨论了一些政策的影响,包括引入土地政策(并认为该政策比海军的打击行动更有效)。参见: https://bulletin.cepol.europa.eu/index.php/bulletin/article/view/242

4.    庇护所的暴力和警察行动
 “犯罪学和公共政策”(„Criminology and Public Policy”)杂志2017年第3期的多篇文章集中讨论了避难所的问题(包括被拘留者的问题)和公众对这些避难所的看法。参见: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111/capp.2017.16.issue-3/issuetoc
 
5.    人工智能与犯罪情报? 从预测性警务到AI的前景
本文的目的是描述法国在预测犯罪分析方面的发展,并对各种刑事情报领域开辟人工智能的潜在用途进行了分析,文章认为,人工智能的犯罪不排除会带来一定的新风险。参见: https://bulletin.cepol.europa.eu/index.php/bulletin/article/view/244

6.    脸部分析:种族,身体状况和处罚
本文考察了外表,威胁感和惩罚之间的关系。 结果显示,有色人种被认为更具威胁性。 其他面部特征,如身体的吸引力,婴儿脸,面部疤痕和可见的纹身会影响到他人所感知到的威胁以及对犯罪记录的判断。参见: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111/1745-9125.12143/full

7.    德国监狱中的在押犯分布不均
DPA的一项调查显示,德国监狱的在押犯要么太满、要么太空。最多的时候可能八个人被同时关押在一个公共区域内。虽然许多监狱的空间越来越紧张,但有一部分监狱却因为犯人较少而正在被关闭。参见: http://www.polizei-newsletter.de/links.php?L_ID=474

8.    侵害儿童福利的风险在增加
2016年,德国青年福利办公室对儿童福祉(性暴力,身心虐待,遗弃等行为)的风险进行评估。 根据联邦统计局的数据,这些行为比前一年增加了5.7%。参见: https://www.destatis.de/DE/PresseService/Presse/Pressemitteilungen/2017/10/PD17_350_225.html

9.    诈骗犯罪人的人生发展历程
本研究描述了诈骗犯罪人的犯罪生涯,区分不同的职业规模,如规律性,多样性和专业化。 结果显示,大多数诈骗者生活有着多样性,因为他们往往之前犯有其他严重犯罪(而不是诈骗犯罪)。 在此之后,他们专门从事诈骗行为。 典型的白领罪犯与普通罪犯之间的差异在诈骗犯罪中并没有相应的体现。参见: http://journals.sagepub.com/doi/full/10.1177/1477370816677620

10.    不同社会经济背景下的个人犯罪分布的时间变化
该研究结果显示,犯罪趋势根据社会经济背景而有所不同:随着收入的增长,盗窃犯罪发生的几率在不断下降,而暴力犯罪则多数发生在收入水平较低的人群中。 这种解释机制可以帮助理解,为何犯罪日益集中在不太富裕的社会群体中。参见: http://journals.sagepub.com/doi/full/10.1177/1477370816682979

11.    《论逃亡的风险判断》的博士论文获得德国青年犯罪学家奖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12条第2款第2项的规定,明斯特大学一位博士研究生的博士论文:《论逃亡的风险判断》基于相关的实证调查而获得了德国犯罪学会新人奖。 作者对档案进行了分析,考察了哪些因素实际上可以支持经验潜逃的风险。参见: http://www.polizei-newsletter.de/links.php?L_ID=477

12.    对青少年进行刑事制裁的风险评估
从2002年启动的一项长期的社会学研究进行了四次调查,调查了1950年来自杜伊斯堡的1950名学生,刑事制裁风险评估对违法行为的影响。令人惊讶的阶段性研究结果发表在《科隆社会学与社会心理学杂志》2017年第2期,第259-282页。参见: http://kzfss.uni-koeln.de/aktuelles-heft/

13.    中国城市邻里社会控制与犯罪认知
文章考察了各种形式的邻里社会控制对各种违反社会秩序的行为的影响。 作为非正式控制机制仅对公民所感知到的社会秩序的混乱产生重大影响。公开的社会控制对部分的社会无序的感知有明显的情景依赖的效应。 而半公开控制则影响对所有类型的社会无序的感知产生相关影响和作用。参见: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wol1/doi/10.1111/1745-9125.12142/abstract

14.    刑事侦查的战略
自古以来,“战略”是就用来解决“战争谜团”所产生的诸多思想和见解。 本文作者将战略概念应用于刑事侦查领域。 为了将它们运用到现代刑事侦查中,作品中借鉴了历史战略大师的思想:;例如孙子、埃内斯托·切·格瓦拉、克劳塞维茨·劳伦斯、毛泽东、约翰·博伊德和宫本武藏。本文试图抛砖引玉的方式将战略思想纳入刑事侦查实务和培训领域。参见: https://bulletin.cepol.europa.eu/index.php/bulletin/article/view/247

15.    美国大学校园隐藏携带枪支的研究
一项社会科学研究调查了美国大学生隐藏携带枪支的态度。人们普遍认为学生和工作人员的自我配备枪支等武装对犯罪分子有着威慑作用。 这项研究认为,导致人们的这种态度有以下几个因素:对暴力的恐惧、对警察和政府的高度不信任以及一般性的政治取向。参见: http://journals.sagepub.com/doi/abs/10.1177/0734016816686660

16.    美国警方过失杀人的报道
众所周知,美国警方误杀案件的报道并不准确。 联邦调查局统计,每年大约有500起致人死亡的案件,而其他消息来源则声称有1000多人死于警方的误杀行为。 统计误差是过失杀人统计数据上太少的主要原因。 如果死亡证上没有提到警方的介入,那么这个死亡就被误认为是一个一般性的过失杀人行为。 参见: http://journals.sagepub.com/doi/10.1177/1088767917693358